城市中孤獨的創作者,解讀畫語中的憂鬱日常—專訪設計師董十行

已更新:6月 7

「城市真的是很讓人冷漠的地方。」


設計師董十行坐在被模型、畫作和電腦面板包圍的房間內,窗戶的外頭是陰冷潮濕的汐止,彼時的大台北地區已經不見陽光將近一個月。在這樣的天氣下,即便我們似是在談論創作,實則是乘著十行的飛船登上月球,探索那塊人們鮮少面對的陰暗面(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*)。


身為千禧世代,從小到大多數時間都生活在台北的董十行,在網路、科技、資訊爆炸浪潮下,他深刻感受其中的疏離與冷漠,也直視著多數不願面對的黑暗面,比如憂鬱、躁鬱、焦慮等。


當你聽到「董十行」這個名字,或許會聯想起3D設計或遊戲美術設計,不過在這些名號之下,依然有著屬於他的創作,依然有他想說的話語,想透過自己的影像,讓眾人直視黑暗的存在,而不只是倘佯在美好的泡泡之中。


走出門. 《 5:00 PM》


兒時記憶中的生活,培育了豐厚的創作養分

董十行小學三年級時,第一次接觸掌上遊戲機,此後便深深著迷於日本遊戲產業所設計的寫實場景,奠定下他對場景畫面的美學建構。此外,他也喜愛閱讀那些以暗黑、深沉敘事的作品,像是法國漫畫創作者尼古拉.德魁西(Nicolas de Crécy),日本的森本晃司,都是至今他印象深刻的創作者,潛移默化下影響他的創作。


小花,展覽視覺插畫.


母親,更是在這條創作之路上,除了外在物質的刺激,最重要的角色。


「我的媽媽本身是學美術出生。從小她就常帶我看很多藝文事物,無論是美好的,或是黑暗的、詭譎的、殘酷的。她從不避諱任何議題展現在我眼前,就是讓我自己去看,去學,去思考。」十行說。


我們總認為創作的能量,有很多時候是來自於天份。然而在董十行身上,其實看到更多的是成長環境所給予的養分,讓他在無意識的吸收內化下,長成如今的樣貌。


於是在不斷吸收內化的過程下,母親發現他其實擁有畫畫的潛力,繼而支持他走向這段從傳統繪畫出發,到電繪、遊戲設計的旅程。


CYTUS 遊戲主畫面.


時代的洪流下,學習新事物更不忘疊加創作的厚度

「我很要求看著現實的物體去畫畫,很在意眼睛所看到的事物,像是現場光影的層次,或是光線反折射後的微妙變化,我覺得這是奠定創作最重要的基礎功。 念大學時,我很喜歡去擺滿石膏的素描教室,練習速寫。初期只有我一個人這麼做,但是我後來就說服身邊的同學一起,因為我覺得,既然有現成的資源,可以讓你練好最基本的事情,為什麼不好好利用呢?」


如今,即便董十行的創作有80%都是透過科技產品或軟體操作,不過他始終覺得,身為一名視覺創作者,拿起筆在空白的紙張上畫畫,不看照片練習素寫,而是透過實體在真實光影之下的變化,訓練觀察力和手繪技巧,是視覺創作者一輩子都必須練的基本功。


Girl.


除了反反覆覆在一筆一畫中堆疊創作的根基厚度外,早在高中念復興美工美術科時,就開始接觸電繪等隨著科技日新月異而產出的繪畫輔助產品。因為接觸得早,加上精細的畫功,讓他在升大學後,就陸續有許多業界的遊戲公司找上他,開始半個接案工作者,半個學生的多重身份,累積了大量科幻風格的精緻作品。


然而,這樣的生活卻也讓他墜入永無止盡的過度疲勞黑洞,每天四小時的睡眠,甚至曾有一個月沒碰到床,這段著了魔的日子,最終讓他生了一場重病。


「這場大病後,我就換了一個人,就像中邪一樣,體質也完全改變。」十行說。


精神世界.


身體倒了,內心的黑暗細胞也開始蠢蠢欲動,所有的負面因子包括憂鬱、躁鬱、焦慮等都竄了出來,感知也變得更敏感,無論是看到還是聽到的事物,都深深牽動著他的情緒反應。同時,因大量接觸社會議題,參與社運,島嶼上所發生的不公事件在他的眼前以毫不隱諱的方式呈現,這讓此時的董十行,就像是紀錄片《我的青春,在台灣》場景中的人物,憤怒、悲傷、混亂和掙扎在他身體內部迅速流轉。


「平常我畫畫都是畫一些科幻、未來、美好的事物,但發現其實現實不是如此,這跟我的想像有點落差。」


董十行的經歷,反映出台灣千禧世代,這十年間的集體狀態。無論你是置身於什麼角色,都無法否認這些人、那些事或多或少影響著我們的生命。


對於董十行來說,他接受,他理解,他思考,並勇敢直視那些多數人不願談論的事物。


旁觀者.


直視生命中的憂鬱日常,這世界不是只有美好的事物

「因為大學那段轉折點,我開始重新思考藝術這件事,該如何帶入思考。」董十行說。


董十行明白在藝術中置入思想是困難的,因他認為藝術在現代的運作方式,多數是以娛樂性模式服膺於經濟富裕社會之下的人類。所以假若要讓創作跳脫此框架,他領悟到不能只是將創作定位在「喜歡畫畫」這件事上,而是開始實驗性地用不同創作語彙,例如線條、極簡、黑白色調、繪本等,試圖將過去那段經歷所捕捉的世界現實,映射在他的作品裡。


董十行個人尚未正式公開之作品.


除此之外,他還必須面臨另一道與內在情緒相關的課題——「大學那場大病後,幻聽、憂鬱症、恐慌症開始找上我。」


他語氣緩和地說,我們才明白,這些年來十行的成長不只是在設計或創作方面到達了另一個階段,他還同時不斷地學習與負面情緒共處。


因此在平日忙於商業案之餘,十行決定將那些過往恐慌狀態化成短篇漫畫——「故事是在講一個人起床後,會如平常人一樣做日常瑣事。但是在那些平常的事情中,會有一些細碎的瞬間出現不正常的幻覺或焦慮感,我就把這些感受轉化成視覺。」董十行分享近期的創作,無非就是想把自己的故事畫出來,再來就是他好奇大眾的反應,想了解觀眾對於憂鬱、恐慌焦慮等精神症狀有什麼想法。


周圍的人總說:「你怎麼都畫那麼黑暗的東西?」,十行還是會很坦然地回答:「可是現實就是這麼黑暗啊。」


怕胖團,3D視覺


如今,在業界,董十行能力與名聲無庸置疑。然而,他心中最大的願望反倒不是聚焦在事業或名利上——「健康,是我覺得最重要的。然後多關心周遭的人,好好吃飯,做喜歡的事。」他說。


當我們問起創作上目標,他說:「希望能創作出一張能永遠被人記得的畫面。」

或許乍聽之下它是道難以達成的理想,但對於才二十幾歲的董十行來說,路,還很長呢。



*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:英國搖滾樂團Pink Floyd於1973年發行的專輯,其以《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》月之暗面做為專輯概念,探索人類精神和心靈的陰暗面,包括貪婪、死亡、時間的流逝和精神疾病等元素。



文/ 鄭沛姍 Pei Shan Cheng

圖/ 董十行 Shih Hang Tung 授權使用


董十行BehanceArt StationFacebook


#artqua #藝括藝術 #董十行 #designer #arti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