搖擺的芒草,搖出家鄉的路徑— 表演創作者邱瑋耀Dahu

已更新:7月 14

來自台東縣延平鄉的布農族部落的邱瑋耀,從小在台北生活,關於部落與山林的事物,與他總有段距離。直到就讀台南應用科技大學七年一貫制舞蹈系期間,他透過劇場和身體頻繁的對話中,內心有一道「我是誰?」的銬問,才赫然發現自己對家、對自身的血脈,對那片孕育布農族一代又一代的土地,有諸多的不理解。


當心中有了疑問,為了追尋答案,為了探尋自己的另一種可能,他開始在台北—台東之間擺盪,似布農族人手中的芒草般,在搖晃的瞬間,也拉近自己與家的距離。



表演創作者邱瑋耀. 圖片來源/邱瑋耀.


一切創作的源頭,都是從「我是誰」開始

「我從來不參加比賽,因為跳舞應該是一件快樂的事,不是為了得到名次而去跳。」有著濃眉大眼的邱瑋耀,從小是個站在舞蹈教室外就安靜不下來的孩子,似是天生為跳舞而生,為自己而跳。


當家人發現他有一份對舞蹈的熱情後,便把他送去學芭蕾、國標和現代舞,接著他更進入到舞蹈科班,把自己徹底浸在學院派的教學體系中,學習用更專精的態度面對跳舞,並同時思考舞蹈之於他的價值是什麼。


「在大三、大四的創作期間,我突然對自己問了『我是誰』、『在作品中我的存在在哪裡?』、『有我的靈魂在裡面嗎?』」但即使知道自己是來自布農族,卻對家鄉文化一點都不理解,也無法說出母語,他開始對自我感到弔詭與疑惑,畢竟「我是誰」這道命題,一直都是創作中最核心的要素。


邱瑋耀作品《剃刀與他》. 圖片來源/邱瑋耀.


此後,他便頻繁回去部落,跟著部落的生活步調一起走,聽老人家分享故事和獨特的生命經驗,偶爾還會跟著去田裡種菜,把自己的身與心歸給部落,感受源自於『家』所給予的幫助和安慰,並將這份與家鄉進行的對話,轉譯成舞蹈的形式,去認識自己,破碎自己及再重塑自己。


原本只是單純地將生活場域從都市置換到山林,不過在邱瑋耀的內心,這片孕育他的部落的土地,已經有了獨特的意義,「布農族的文化是以玉山作為起點,慢慢一點一滴的延展開來。以前坐飛機經過玉山時都不曾有什麼感覺,但自從返回部落了解家的成長脈絡後,現在只要從飛機窗戶望見玉山,內心就莫名地湧現一陣感動,原來這就是我的家,我是從這裡來的。」他說。


《Padan搖擺人》劇照.

圖片來源/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. 攝影/ Ching Studio.


唯有不斷擺動它,才可以找到回家的路

五節芒,在多數人的眼中不過就是隨處可見的草本植物,但是對於布農族來說,這不僅僅是建構部落居所的重要原料,更是帶有神秘儀式性的祭祀植物,此外他們還賦予他一個名字——padan。


「在布農族的傳統祭祀中,族人會不斷擺動padan,透過搖動把想說的話傳達給上天。同時,padan也代表回家的路,唯有透過此種祭祀方式,人們才可以找到回家的路。」當邱瑋耀聽到耆老們口述這段源自於百年前的古老文化時,正好擊中他內心一直以來的疑問——我的根在哪裡。他覺得人就像是那細軟的五節芒,被風吹拂時,其不斷或前或後的優雅姿態,正好演繹了我們在生命中尋尋覓覓的樣貌,一下往前進,一下又往後退,而唯有不斷擺動他,才能走上回家的路。


所以在邱瑋耀以五節芒為創作靈感的作品《Padan搖擺人》中,他將自己的肢體作為padan的延伸,手裡拿著真實的padan,並隨著布農古調的聲響,舞動自己的身體,逐步將自己的靈魂與軀體回歸到布農族的日常裡。


有趣的是,此次在Pulima表演新藝站演出時,作品並非只是邱瑋耀一個人的演出,他還會在表演的尾聲中,邀請觀眾進入到劇場的場域裡,拾起padan,一起自由地擺動身體。


邱瑋耀作品《弱身體的反抗》. 圖片來源/邱瑋耀.


「其實在初次演出時,多數人是覺得很荒謬。但我記得有一名觀眾在表演結束後跟我說,他覺得在看我擺動的瞬間,也開始思考我自己是誰這件事情。我聽到時很感動,因為至少有幾個人因為我的作品,而萌生了與『自我認同』相關的疑問。」


邱瑋耀表示,在完成每一次的創作後,他從不奢求所有人一定要完全理解其中的含意,「重要的是當這個作品結束後,觀眾帶走的是什麼,他或許只要帶走那個問號就好,然後從這個問題去思考自己是誰,母體文化又是什麼。這組作品就像是一種引言,刺激觀眾思考,讓他們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進行屬於自己的創作。我能做的就是不斷嘗試,嘗試跳舞的極限到哪裡。」


邱瑋耀作品《陰陽海》. 圖片來源/邱瑋耀.


遊走在傳統與現代間,毫無懼怕地創作

在邱瑋耀還是舞蹈科班的學生時,他從舞蹈藝術史的課堂上第一次接觸現代舞編舞者Pina Bausch,並從此開始著迷於她的思想與作品。而當他閱讀越多關於Pina Bausch的故事時,他內心那個帶點叛逆性質的創作靈魂,就越蠢蠢欲動,並促使他進入以打破框架為目標的創作階段——試圖將傳統搓揉進現代舞蹈的形式,重新詮釋原住民文化。


邱瑋耀說,當他在理解傳統原住民的舞蹈時,他其實一直在思考這個世代的年輕人,要如何將這份文化傳承下去。對他來說,傳統與現代的會合,就是記憶的碰撞。其中,「傳統」是透過特定的行為,以傳達某種意念與記憶;而「當代」則是當下的感受與思考模式。所以當兩者的碰撞發生時,我們既可以看見現代的舞蹈形式,又可以從肢體間讀到古老的故事。


身為一名乘載著古老血脈的布農族少年,因出生於當代藝術迸發成熟的年代裡,他自身個體的存在,其實就正好映射出傳統與現代完美交合的狀態。所以也不難理解為何他選擇開始以解構自己為創作初始點,並大膽地在劇場上進行實驗。


《Padan搖擺人》劇照. 圖片來源/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.


雖然過程中總有不被理解的時候,不過他也坦率地說:「我記得曾經在屏東實驗劇場演出時,我的奶奶有來觀看。演出結束後,奶奶就一直笑說:『你剛剛在幹嘛』,當下的我覺得有點沮喪,但是其實後來漸漸明白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觀點,每個文化也都有需要被瞭解的地方,所以這就是創作最有趣的地方。」


曾經,他也害怕過被質疑,但現在的他,時常拿著作品回到部落跟長輩們討論。因為他知道,後面永遠有一群他信任的人們在支撐他,同時也相信唯有透過溝通與理解,才能挖掘出創作的可能性。


現年23歲的邱瑋耀,手中的五節芒才正開始搖擺,引領他找到回家的路。而關於這段路的距離,還有好一大段值得他尋訪與探索。



Pulima表演新藝站購票資訊

|我要買票| https://reurl.cc/zbQa3e

|演出場次| 6/4(五)19:30、 6/5(六)19:30、6/6(日)14:30

|演出地點| 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

|節目介紹| https://reurl.cc/GdayOZ


#artqua #藝括藝術 #邱瑋耀 #Padan #表演藝術 #Pulima #表演新藝站 #財團法人原住民文化事業基金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