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兼母親與創作者,她捏造出更豐富的人生樣態——專訪陶藝創作者李荔

已更新:6月16日

文/ 鄭沛姍 Pei Shan Cheng 攝影/ 鄭詠壬 Yong Ren Cheng



在走進李荔的工作室前,會先穿越一間從日治時期經營至今的柑仔店,小小空間裝載密密麻麻的商品,高掛在牆角上的電視正播放新聞,這時戴著眼鏡、豎著馬尾的阿姨突然現身,用一種溫和的笑容說:「歡迎歡迎。」


「你好,我們是來採訪李荔,請問她的工作室在裡面嗎?」我們問。

「對對對,就從那個門走進去。」阿姨說。


我們穿越門簾,白色的日光燈照亮整個狹長形空間,裡頭藏有許多與土相關的器具,以及一隻蜷縮在藍子裡的黑白色貓咪。


擁有一頭黑色短及耳朵的髮型、帶著圓框眼鏡的李荔,打完招呼後馬上就熱情地問,「你們想喝秋水茶嗎?」,許久不見的傳統鋁箔包裝飲料,是台中在地難得保留的原汁原味,李荔笑說,用吸管直接戳進傳統鋁箔包的秋水茶,是台中人獨有的喝法。



起初,我們誤以為她是土生土長的台中人,但實際上她是彰化長大的囡仔,與伴侶一起住在台中。在此之前,她原是就讀設計卻自覺不適合做設計產業的學生,畢業後輾轉至台北非主流藝廊工作。她說,長期跟藝術家工作,得到最多的養分是參與每個藝術家的策展過程,了解他們創作的方式、思考的脈絡,以及每件作品背後的故事。不過當熟稔一切工作流程及形式後,她開始厭倦這樣沒有變化的日常,這時原就著迷於鞋子設計的她,便把一間鞋履企業的學徒計畫當作跳板,藉此脫離一成不變的生活狀態,隻身一人至寮國冒險。


然而這份工作機會,卻離設計有一段距離,李荔說正式進入企業工作後,反倒當起管理階級的角色,與理想的藍圖有一段距離,「年輕是有本錢,但是常常搞不清楚自己要什麼,所以人家做什麼就去,但後來其實做得很痛苦,因為幕僚的角色都是在做管理、開發的工作內容,我只能利用下班時間碰鞋子設計。」


生命總有跌跌撞撞的時刻,但也都會有其出口。李荔發現懷孕後,便決定離開寮國,回台灣重建生活,專心育兒與成立的鞋履設計工作室。



與土的第一次接觸


2019年,在疫情爆發前,李荔因為女兒參與的親子捏陶課程,至此與土有了第一次的接觸。


「當時狀態卡在做手工鞋的後期,做得很掙扎,因為手工鞋是很理智的東西,跟陶的材質差很多,鞋子是人類文明下的人工產物。土對我來講,就是個出口,很好舒緩自己的媒介。」越玩越沈浸其中,李荔隨即把這份熱情轉化,開始參與市集,這讓原本不擅長站在人群面前的她,願一步步的踏出去,進行對話與分享。



「我發現玩土之後,它的迴響、跟外界的連結,跟玩鞋子差非常多。」她表示,做鞋其實是非常孤獨、沒有人能懂的過程,做完展示出去之後,還是沒有人懂,或是懂的人非常少的。玩土,隨心所欲地拿出去展示,就可以獲得迴響,這與做鞋落差很大,因為回饋是很直接的。


「遇見土之後,決定要暫停手工鞋事業讓我很不捨,因為我曾經想把鞋子當作一輩子的事情,但這是一種很制約自我的想法,想要把某個志向當作永遠,但其實你根本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。不過在做陶的過程中,我也慢慢放掉這些執念與想法了。」



從日常積攥出創作的靈魂,與陶的形體


李荔的第一個創作計畫——「土胚計畫」,靈感源自於身旁圍繞著一群有環保理念的人,使她萌生把拉好胚的土,拿出去賣,有人買才進窯燒;沒有人買的話就泡回水裡的循環計畫。後來為了玩出陶的多種可能性,李荔與植物設計師合作,創造出讓他們開始被大眾關注的作品——「一口菓子」,乾燥花與各式陶土瓶器的結合,成了創作者與觀眾對話的媒介,「對我來說,土,就是一個講話的媒介,因為有它,我可以透過它,跟人訴說故事。過程中也發現自己是有很多想法想對人訴說的。」



隨後,李荔又發展出「我是器」、「母親的頭蓋骨」等作品,作品的語彙漸漸趨向更內在的探尋。其中一談論到「我是器」,李荔便毫不掩飾地陳述其中的掙扎過程,似是經歷一場成年洗禮,重整修復她心靈上的每個口。


「在『我是器』裡,作品型態高瘦、扭曲,其感覺是孤獨不完整的,一開始我不明白為何會直覺性地做出這些形體,後來才漸漸懂每一座器,都反射出我的各種狀態。其實,人從生到死,就是一個人。但人是嚮往群居生活的生命體,所以當她把這些個體聚在一起後,他們會各自去填補彼此的需要,然後造就出一個完整的狀態。」她體悟到無論是跟小孩、伴侶、原生家庭、朋友等,其實她一直都在關係課題裡,並把這些課題一一反射在每一座「器」上。



「當小孩越長越大,她有她的情緒,我也有我的情緒,當事情發展不符合我們的期待時,一定會有很多的東西跑出來,例如生氣。但為什麼會對這件事有波瀾、有感覺?那一定在你的生命中有一個東西在那裡,你還沒有面對、解決它。」李荔說,她認為她的人生課題是每當害怕生氣,就會壓抑,但當壓抑得越久,就會爆炸。如果她不想要這樣過生活,就必須得進行一場場內在修煉,不斷地問自己——你,想要什麼樣的人生?


「我是器」走到現在,就是修完種種課題的種種足跡。一座器,一個軀殼,一個容器,一個個體。



孩子的誕生,生命的轉折之處


「我覺得如果可以,每個人都要有一個小孩,他們都可以讓你的生活重新來過一次。」李荔笑說,傳達出這些年來照顧一個新生命,並不如多數人想像的只有麻煩、消耗等感受,而是在孩子身上,看見自己的完滿與缺陷。


「小孩就是一面照妖鏡,把你所有人生課題全部照出來,只看你有沒有想要去面對。」有小孩後,李荔覺得她得到一次重生機會,她認為養小孩不代表與外界連結就此斷掉,畢竟還是會持續追蹤有興趣的資訊。只是,她是一位無法同時做很多事情的人,所以在過程中,她更認真感受每一個當下,專注於現在正在執行的事就好,無論是構思鞋子設計的可能性、孩子的誕生,還是近期與土開始有了親密接觸,順著水流做事情,就是李荔生活的原則。



除此之外,她還坦率地說:「我不會想做全職創作者,因為全職的意思是,『做土』將會是一份工作,但我不想把它視為一份工作,而是生活的一部份,它是跟著我的生活狀態一起流動,也跟著小孩一起生活。」


談論到生活這件事,李荔笑說她自覺是一個滿沒有生活感的人,隨便吃隨便弄,對生活不拘小節。是有小孩後,才開始想摸索「生活」這件事。尤其是當她選擇讓孩子進行自學模式後,她花上大量時間與小孩自由學習,與大自然親近,一起密集的探索這片島嶼。



看見創作者從生活之外,認真走入生活之中,我好奇地問:對你來說,「生活」是什麼呢?


她思考一下答道:「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情感的流動,不管怎麼樣都不可以停止,不可以被排在後面。好好陪伴自己,小孩與伴侶。很多段關係都需要好好被看到。我滿多靈感都是跟著小孩一起共學的過程中獲得的。生命中每個出現的人都很重要,他們的出現都是有意義的。」



 

李荔的小廢物計畫|Instagram


#李荔 #陶藝創作者 #台中 #ceremic #artist #artqu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