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形的絲線,織譜出後青春期的生命 — 表演創作者潘巴奈Pan Panay

已更新:7月 14

calay,是阿美族中祭司專用的詞彙,意指與祖靈牽引連結的絲線。每一次在祭儀中,祭司會用手指拉住這條無形的線,以尋找祖靈的存在,進行跨越時空的連結與對話。


花蓮長大的潘巴奈,在述說這段關於絲線的故事時,她同時伸出她的雙手,在我們面前示範祭司拉絲線的模樣。對她來說,那條絲線不僅僅是與祖靈連結的途徑,也是人與宇宙萬物之間的關係,更是導引她走回部落,走回家,重新認識自己的一條引線。


而在這條路上,她始終以表演者的姿態,旋轉、扭動、跳躍⋯⋯透過一個個或細微或浮誇的動作,拼湊出更完整的潘巴奈。


潘巴奈作品《Calay絲線》.

圖片來源/潘巴奈.


在體制外譜寫出舞者的故事

關於巴奈與跳舞的第一次接觸,是始於從小被家人送去舞蹈社的記憶。不過兒時的她雖然喜歡跳舞,卻始終不喜歡被束縛或被規範的傳統舞蹈體系。直到某一次舞蹈老師在課堂要大家圍成一圈,開始播放音樂,並告訴每個人只要跟著旋律自由擺動,才明白原來她喜歡不受拘束的舞蹈形式,讓身體隨著外在環境的刺激,進行自然的擺動 ,「我本來就不太喜歡被某一種型態給框架著的性格。」她說。


因兒時的啟蒙,讓巴奈到高中時就夢想進入舞蹈系,但礙於東部的學習資源相對於西邊少了許多,所以她便利用寒暑假,一個人搭車去台北上舞蹈課。


雖然,最終換來沒有考上舞蹈系的通知,但巴奈說其實失敗的結果帶給她一份幸運與轉機,導引她進入東華大學的民族文化相關科系,接觸各種文化,走進不同的部落。同時,巴奈也在學校期間加入不同的舞蹈社團,從熱舞、現代舞到阿美族的樂舞,她依然把她的青春徹底地流轉在跳舞裏頭,並在畢業後進入到身聲劇場,開始了專業表演者的生涯。


《Calay絲線》排練現場.


關於創作的路上,那些重要的人事物

在這段與跳舞為伍的路上,巴奈分享她遇見生命中最重要兩個人物 — — 莊國鑫老師,和她的阿姨巴奈・母路。


在巴奈的高中記憶,她時常會跑到莊國鑫原住民舞蹈劇場當志工,看著老師如何透過身體與聲音帶領部落的孩子認識自己的根,又如何將原住民的社會議題帶入到樂舞創作中。


「其實那時在旁邊看老師指導時,就好羨慕這些小孩年紀小小就可以接觸到樂舞,並好好認識自己的家是什麼。」因從小就生長在距離都市相近的部落,祖先記憶中的傳統部落樣態與精神都早已被都市化給覆蓋,所以無論是樂舞還是祭儀,對巴奈來說都像是個熟悉卻陌生的詞彙,她聽過,但從未在日常生活中深刻感受,反而是在莊國鑫老師的劇場裡,以及跟著阿姨做祭典儀式的田調過程中,開始著迷於此。


表演藝術家潘巴奈(中)與貓公部落製陶Ina合影.

圖片來源/潘巴奈.


巴奈說,每當暑假來臨,阿姨總會向她說:「收穫的季節到了,我們一起去參加祭典*吧!」便帶上她走跳東海岸上的各個部落。在這段上山下海的冒險旅程,她感受到每一段樂舞中都隱含更深沈的涵義與精神,那是與祖靈、萬物、宇宙和自己之間的關聯,「我記得17歲時跟我阿姨第一次到大港口部落,我拿著攝影機站在二樓的屋頂,往下拍祭儀現場時,正好目睹儀式的最高潮,一群人開始繞圈圈,這時腳踩踏的震撼、巨大的轟鳴聲響,還有當下的氣氛,都激起我心中莫名的感動,好像這件事情一直以來跟我有一份很深刻的連結。」


當這一段段記憶烙印在巴奈的腦海裡,即便當下只是幅「場景」,不過經過時間發酵後,便成為巴奈後青春時期的創作元素,譜寫出作品Calay絲線


《母親的舌頭》潘巴奈MV演出.

圖片來源/潘巴奈.


以樂舞形式,創造一場跨越藩籬的對話

截至目前13年的表演者生涯,巴奈表示她對舞蹈的理解,不再停留於追求成就感、自信和認同感,而是開始銬問自己,表演藝術跟人的關係是什麼?持續跳舞下去的力量到底是甚麼?於是,她離開待多年的身聲劇場,開啟一段以音樂換宿的環島之旅 —  微光計畫,並在旅程中體驗到人與人之間是可以很靠近、有跨越性的,甚至讓她重新解讀表演藝術,「其實在做的就是一種跨越、對話和分享。」而這段對話間的主要媒介,正是她一直提到的樂舞文化 — 聲音與身體。


《Calay絲線》排練現場.


「講話是一種聲音,唱歌也是一種聲音,murmur也是一種聲音。而身體只要存在於一個空間,就算你不做任何事情,你也創作跟這個空間的關係。」於是樂器的奏鳴、吟唱的聲音、肢體舞動的語言、光與影的浮動,都在一個密閉的場域裡發生,也是此次在Pulima表演新藝站演出作品《Calay絲線》的表演形式。


不過,雖然作品是以祭典的calay做為創作主軸,但她並沒有在表演中做祭儀的事情,而是循著calay這條絲線行走,開始探索生命本質的意義;開始接觸阿美族耆老們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器皿 —  atomo;開始回到家中,與母親進行對話,並將話語中的隻字片語置入到創作中。


潘巴奈作品《Calay絲線》.

圖片來源/潘巴奈.


Sakalemet ita,讓我們彼此互為完整的福份

關於作品中出現的atomo,巴奈介紹那是以前阿美族人拿來裝水的陶甕。其中,因其長得圓潤飽滿又有手臂,所以被說像母親的肚子,象徵著生命的孕育。


為了解構atomo背後更多的故事,她與傳承這份製陶工藝的族人學習如何製作,以赤裸的雙手與泥土相互交流,以耐心與漫長的製陶時間孕育陶的本體,然後將這些製作過程融入到肢體語言裡,把自己當作是泥土,被無形的雙手溫柔揉捏,拱起身體又攤在舞台上,最後成為一個完整的atomo,完整的巴奈。


atomo揉製過程.

圖片來源/潘巴奈.


「這時我發現在傳統的生活狀態中,人跟身心是很專注於每一件事物。例如我觀察到製作atomo的婦女們,他們是用全然的身體與心進入到製陶過程,好像把一個個靈魂都捏進到陶裡面。反觀現代人因習慣性地只用頭腦思維去生活,身體的某部分是死的,沒有覺知也沒有感受。」


每當越理解atomo,巴奈就似是與生命的本質走得越近。同時,也挖掘出孕育生命的「母親」之於她的意義是什麼。


《Calay絲線》排練現場.


在阿美族語中,「ina」是母親的意思,同時也可以意指太陽,「當光照射到地上的萬物時,就會折射出影子。在阿美語中,影子叫做『adingu』,也是靈魂的意思。我們因為『母親—太陽』的照耀,而滋長出自己的靈魂。」當巴奈解釋光影也是作品中一個很重要的部分時,「母親」的字眼一直頻繁出現在句子中。原來,她想透過這次創作,修補與母親生疏的關係。


「小時候因母親工作長期在外,所以生命中有多數時間她是缺席的,也讓我覺得我跟她之間有很大的隔閡存在。」但是當她回到部落開始與母親進行對話後,她發現眼前與她說話的人,不只是母親,更是作為一名女人,讓她漸漸放下過往的執念與不解,重新認識這位ina。除此之外,她還反思雖然母親在兒時記憶中是缺席的,那她擁有的又是什麼?然後這才明白,其實身邊的阿嬤、姨媽、表姐等不同女性角色,都是陪伴她成長的ina。


一個人生命的完整,其實不只源自於單一資源,而是來自於不同人物所給予的力量,讓生命有更多面貌與完整性。這就像絲線般,締結起每個人與自己的連結,讓「我」得以變成一個飽滿的靈魂。


「Sakalemet ita,中文為彼此互為完整的福份。」在採訪的尾聲中,巴奈分享了這句阿姨曾跟她說過的話,並不斷重複朗誦好幾次,似乎她不只是想說給自己聽,更是想把這句話送給我們,好讓更多人知道——我們的完整,其實是由很多方面的愛所構成的。


*俗稱的豐年祭,經常被觀光客認為是為了熱鬧而辦的「活動」。實際上,在阿美族部落裡,年祭Ilisin是相當嚴謹而神聖的祭典。


*封面圖片來源:財團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業基金會. 攝影/ Ching Studio.


Pulima表演新藝站購票資訊

|我要買票| https://reurl.cc/zbQa3e

|演出場次| 6/4(五)19:30、 6/5(六)19:30、6/6(日)14:30

|演出地點| 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

|節目介紹| https://reurl.cc/GdayOZ


#artqua #藝括藝術 #潘巴奈 #Calay #表演藝術 #Pulima #表演新藝站 #財團法人原住民文化事業基金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