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零開始的法國旅居,無所畏懼是最佳的創作武器—專訪插畫家胡瑜

已更新:2020年11月12日

近幾年來,開始有越來越多的視覺創作者從海外飄回家,一場場或大或小的展覽開始在城市與鄉野間遍佈開花。其中,一位在巴黎生活多年的創作者也走入這場新世代發跡的藝術浪潮中,她帶著那瘋狂、富有生命力和精緻到令人讚嘆的作品,為台灣創作圈帶來一場靜謐卻有力量的視覺革命。她是胡瑜Hu Yu,是插畫家,同時也是擅長Motion Design的多才設計師。但當你用讚嘆的眼神看著她的作品時,她總是用帶有謙虛感的微笑說:「其實我也只會畫畫而已,我想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了。」


胡瑜 Hu Yu
胡瑜 Hu Yu.

法文不流利也沒有作品集,但我還是申請了巴黎頂尖的藝術學校


在巴黎念藝術前,胡瑜從來沒有受過專業藝術訓練,僅在高中時擔任學藝股長和美宣。但是,她一直明白自己最喜歡的事物,莫過於畫畫——「那時的我法文一點都不流利,也沒有完整的作品集,一切都是從頭開始。但當我知道巴黎的培寧根高等圖像學校(ESAG Penninghen)既不需要語言檢定也不用作品集,我就毫無遲疑的申請了!」


這所位在巴黎的老字號頂尖藝術學校,入學門檻容易,但想在這裡生存下來直至畢業,卻是數一數二的困難。


「學校有嚴格的淘汰篩選機制,想要從這畢業就得加倍努力。所以我就不斷地纏著老師討論,花上更多的時間練習畫啊畫。」胡瑜笑著談起這段瘋狂的往事,即便當時她的法文還不夠成熟流利,但她依然無所畏懼,並頑強地到處尋找資源學習,而這也是她在學習藝術路上的生存之道。


讓作品擁有靈魂與力量的最後一塊拼圖:印刷


作為一名視覺創作者,胡瑜不只是專注於用圖像說故事——「我覺得印刷,才是完整作品的最後一塊重要拼圖。」她說。



胡瑜認為,了解印刷不僅能認識這門工藝的奧妙,更能明白藝術創作市場的價值。因此,在每一次展示作品的場合中,她總不忘帶上印刷母版、放大鏡和精細的輸出作品,毫無保留地呈現創作幕前和幕後的真實模樣。


在採訪的過程中,胡瑜突然從包包中拿出她的插畫,並同時將裝有放大鏡的手機靠近作品,好讓我們可以看清楚作品的細微之處:「例如在動物標本插畫系列,我特意把動物標本金屬的部份拿出來去做燙金,以凸顯它的細節,讓印刷不只是把東西複製出來,更是成為表現作品不可或缺的元素。而在五行系列我則是使用凸版印刷,因為凸版會將油墨直接沾在版子上,所以印刷時不會有網點,而是完整飽和的色塊——這就像當我在畫圖時,把圖放大時看見的色塊,如果我是用數位印的話,那就沒辦法讓他人感受到我畫下這些作品的過程,畢竟我畫畫時不會看到網點呀。」在她認真解釋創作的神情之下,我們所看見的不只是繁複細緻的插畫、精彩的故事情節,還有身為創作者的一份堅持。



然而,即便在創作市場越來越有知名度,她始終保持著謙卑的態度,無論是站在眾人前還是印刷師傅前:「當進入到印刷的場域中,我會尊重印刷師傅的專業,聆聽他們的建議,甚至跟他們討論學習。」

寧芙 Nymph
寧芙 Nymph.

不隨波逐流的創作浪蕩生涯,但同時也不忘餵飽自己


「創作者常常掙扎於追隨大眾的口味,如果不符合就很難被看到,案子也就很難這麼多。

但在想要被看到的同時,某種程度上也必須得捨棄創作原則與作品的完整度,畫一個很符合議題性的東西。例如哪個人物現在變得很知名,一堆人就會畫他,短時間內確實可以讓自己爆增很多追蹤者,可是呢,我一直沒有辦法做到這件事情,因為我不想只做曇花一現的東西。」成為自由插畫家後,胡瑜明白這條路不能只盡情做夢,多數時間面對的命題,其實都是關於「生存」。


潘神 Pam.
潘神 Pan.

當然,每個人有不同的發展方向,以及對自我角色都擁有不同的定義,於是胡瑜開始思考,該從什麼樣的方式讓別人看見她,才能有案子與收入,甚至實踐理想——「剛回台灣時,我只是位默默無名的素人。但因為我從一開始的作品定位,是選擇透過精緻的印刷技術及限量訂製路線,於是我的獨特性就凸顯出來了。」


五行 Wu Xin
五行 Wu Xin.

不過當胡瑜以這樣的策略方式在台灣發展時,朋友就曾對她說:「你的出現,對於整個台灣創作者市場來說,其實是很暴力的。」


儘管胡瑜在展示作品時,只是想把她的想像力,以及對細節的堅持與大家分享。然而,卻也在不知不覺中掀起了一場足以震撼台灣創作圈的視覺革命——「綜觀各大市集展覽來說,許多販賣的作品,其實在印刷上面仍是相對保守。在當時,我算是少數使用高印刷成本製作作品的人。除此之外,風格上相較於主流的可愛風格,我的是偏向成熟與綺麗,所以朋友才會跟我說,我的出現對於市場來說,是充滿衝擊性與暴力,但這也變成我的記憶點和獨特性。」


關於創作,我想說的是⋯⋯


雖然胡瑜與我們談了許多她的過往與印刷,但其實她最終想說的,其實是關於創作的思考性——「我記得在那個凸板印刷還沒有很興盛的時候,當其他人看到我選擇這個印刷方式的成品很棒後,就慢慢開始有人也跟著使用凸板印刷。但是為什麼要用這項技術?其實啊,每個創作者還是要思考創作中所有細節的意義是什麼,而不是覺得哪些方式看起來很酷就選擇它。創作最終回歸到你的想法和故事,然後才去選擇最能貼切呈現創作的技術手法。」



如今身為自由工作者的她,定居在巴黎,但她對工作與創作的不設限,讓她也曾走過日本、洛杉磯甚至回到台灣,並把每一次機會都當作遊戲享受其中。


在訪談結束後,我們注意到她身穿一件白色的罩衫,背後繡著幾隻正在飛翔的鶴,不斷隨著夏日微風和她走動的姿態飄逸搖動。她說,她就像這罩衫上的鶴一樣,總是到處飛翔、漂泊,她沉迷於此,而日後也會繼續以此方式生活與創作。


文/ 鄭沛姍 Pei Shan Cheng 圖/ 胡瑜 Hu Yu 授權使用

胡瑜 Hu Yu|huyu.work

Instagram huyu1231


#胡瑜 #HuYu #法國 #巴黎 #插畫 #Illustration #MotionDesign #artqua #藝括

2024 次瀏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