創作無界限,用「設計」搭建未來藍圖—專訪推測設計師宮保睿

2013年,Dunn & Raby 出版《Speculative everything》一書,彙整多年來他們一直嘗試製作的事—Speculative design(推測設計);在這個新名詞的背後,他們觀察、他們思考、他們提出問題點、他們想像,然後穿梭於各種媒介之中,譜寫出一封給未來的情書。


畢業於英國倫敦皇家藝術學院(Royal College of Art,簡稱RCA)互動設計研究所的設計師兼藝術家宮保睿,就正好在推測設計浪潮下的培養皿中成長。返台後持續推動推測設計,試圖用溫柔改革的力量,刺激下一代思考。就讓我們聽聽他是如何選擇這條路、堅持走到現在。


推測設計師- 宮保睿


用設計的視角,關注人與世界的一切


坐在實踐設計學院辦公室裡的宮保睿,無論是談吐或外型都散發一股典型的設計人氣質,但談起為何會走上設計路,他卻語出驚人地笑說:「其實念設計完全是一場意外。」


在念大學以前,宮保睿的生活與設計並沒有過多交集。那時的他,腦子裡想的都是關於社會、法律、政治或是人的心理,甚至夢想未來能進入心理系,用科學的角度研究人之心理狀態,以解答他心中對人的各種疑惑。


因為從小就對人與人或社會的關係特別感興趣,所以即便在陰錯陽差間進入到工業設計系,他始終離不開這些關乎於人的議題,並試圖放進他的作品中。


「在念工業設計時,我發現我不想只是為了創造出實用性產品而設計,而是想透過設計形式,去探討『概念』或『議題』。」於是,從工業設計系畢業,並工作一段時間沈澱、思考後,宮保睿就赴往英國倫敦RCA的互動設計研所念書,在陌生的異世界裡開拓思維的廣度與深度。


韓國駐村演講, 攝影 : Sarah Kim


跳脫框架的推測設計,讓甚麼都有可能發生


但是,到底甚麼是推測設計呢?這個近世代才產出的新名詞,對大眾來說,它就像一片汪洋大海 --看得到其表面,卻難以參透海底深處藏了什麼樣的事物。


現在,請你回想一下英劇《黑鏡》*的編劇情節,或是曾建構出新世界觀的科幻小說;其實,推測設計師就類似於這些創造未來故事的說書人。他們習慣於構寫故事的過程中,透過觀察、提出問題,並使用一層層「譬喻」設計出縝密的新未來。


「譬如我們會想像未來情境,討論人跟世界的互動、關聯性,或是新科技如何影響我們的生活,並使用『設計』建構出未來世界。」宮保睿說。


想像一個世界後,目的又為了甚麼?在推測設計師的眼裡,不一定是為了解決問題,反而是希望透過開放性問題、想像未來世界的另一種可能性,刺激大眾甚至是科學家的思考。所以在設計過程中,他們會頻繁地與不同領域專家合作,天馬行空地發散想像,並在邏輯分析的收斂下,逐步建立出他們的幻象世界;最終透過小說、表演、動畫、影片等各種形式具體呈現。


談起這段以推測設計為主軸的創作路程,宮保睿說他學到最多的是:「我認為在任何事情上,應該是有不同領域的人一同面對一個議題,會比較全面和多元。像我們很多計畫不只是會有藝術家,也會與科學家合作。所以當我接觸推測設計後,就體會到與不同領域合作的重要性。」


《闌尾人》手稿.


一次又一次的創作,一次又一次的挖掘


兒時對人的好奇,如今則是延伸到關注於身體、科技、科學三者交互的領域。在宮保睿的作品中,你可以看見探討器官的可能性、用科學改造人體的想像等。不過在這些探索中,其實最終都導回到人之心理狀態的命題上。


「因為就是想要理解人類在想什麼!人太多面向了,不同狀態、反應也許代表某些事情,我想要拆解這些。」他隱藏不住好奇心的說。


於是,宮保睿為一步步理解人心黑洞裡的真實,依序創作出「闌尾人」和「存在與器官」。


《闌尾人》拍攝.


在作品「闌尾人」中,他以「改造闌尾」作為出發點,想像如何改造無用的痕跡器官,並想像人將遭遇甚麼樣的生理或心理上變化。


在展演空間內,除了在潔白的桌子上展示器官的可能樣貌外,還同步播放關於被改造者「闌尾人」的獨白,和科學家針對闌尾改造、人經改造後的心理狀態等觀點分享。這時的你,可能誤以為自己闖入某座神秘實驗室,然而這其實是宮保睿所建造的「闌尾人」世界。他想讓觀眾沉浸於這個近未來空間,吸收不同方面的想法,開啟無限想像力的開關。


《闌尾人》.


另一組作品「存在與器官」,則是與新加坡實驗舞團RAW Moves一起在新加坡駐村完成的計畫。宮保睿延續推測設計師的角色,與舞者一起探索「當我們身體的一部分被替換掉,甚至換成別人的器官時,我們怎麼去定義自己本身?」這個與存在主義相關的哲學命題。這是宮保睿第一次透過肢體語言呈現腦內的構想,也影響他後續做作品的思考方式—更靈活、更概念性、更多元。


雖然這些作品總是使用大量的假設性問題,去推測未來世界的面貌;但仔細推敲作品的脈絡,宮保睿從沒有提供大眾單一的解答:「我沒有想告訴大家我的答案是甚麼,而是希望透過不同視角的呈現,讓觀眾吸收、思考並選擇自己想相信的部分。」


新加坡駐村.


投身教育,在島嶼上注入一股推測設計浪潮


這波在世界各地興起的推測設計浪潮,雖然都是以抽象的概念型式展現於社會大眾面前,但實際上它也能體現到現實社會。例如在英國,政府為協助規劃未來政策而成立政策實驗室,並與推測設計相關人才合作。宮保睿也分享了其中一個實際案例:「當政府在規劃興建鐵路政策時,因想理解這項計畫會如何影響周遭的社區居民,於是就於當地舉辦工作坊,邀請居民參與,一起討論並想像未來情境。」


除了政策面應用外,另一種社會應用則是透過教育,而這也正是宮保睿目前在做的事情—投身教育現場,將新觀念與批判思考帶入到下一代。


會想投入教育,起因是曾在英國念書的他,深受系上老師的影響;當他回到台灣後,他明白比起用激進的方式推廣推測設計,更傾向於進行從教育開始的溫柔革命,透過工作坊、講座、展覽到現在成為實踐大學工業產品設計學系專任教師的身分,告訴大眾這個社會的數萬種可能性,同時讓大眾對設計這件事的想像變得更開放。



「這是一場長期戰,當我五年前剛回台灣推廣推測設計時,大家都不知道我們在幹嘛,所以都是在藝術圈裡做。然而我發現只要慢慢做,就會有越來越多人理解,這股浪潮才有辦法動起來。」他說。



推測設計師- 宮保睿



遊走在推測設計師、藝術家、策展人和老師的宮保睿,雖然平時耗費許多心力做硬派研究,但他同時也是個喜歡反烏托邦電影、打球,甚至笑說如果不做推測設計,現在的他可能是心理醫生或是偵探的大男孩。


這時你會理解,在推測設計師的外皮底下,他也是個活生生有感情的平凡人,對人類好奇、對世界好奇、對未來好奇,然後便寫下一封給未來的情書,希冀這些訊息終將有一天被理解。



《存在與器官》.



*英劇《黑鏡》:是一齣反烏托邦英國科幻影集,每集皆是獨立故事,背景通常設置在架空的現實或近未來,並融合黑暗、諷刺、驚悚和或輕或重的實驗感來表現劇情。

文/ 鄭沛姍 Pei Shan Cheng 圖/ 宮保睿 Paul Gong 授權使用

#artqua #藝括藝術 #宮保睿 #PaulGong #推測設計 #Speculative #Design #DunnandRaby #RCA

#實踐大學